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2020-01-08 13:17:47 来源: 互联网

> > 国内财经 > 正文

成立于2001年的南京伟思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思医疗”)毛利率也保持了行业这个水平,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上看,其毛利率均保持在73%以上。

虽然这个行业市场空间大,但也不是谁都能掺和一脚,毕竟这是个技术门槛比较高的领域,研发创新、技术版权等是其灵魂。技术类企业经常会面临核心技术研发人员流失的难题,而更大的难题还是这些流失的研发人员转身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

伟思医疗就遇到了这个难题。

自2015年起,就与同处南京的一家叫南京麦澜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南京麦澜德”)的公司陷入专利版权纠纷至今,最关键的,该公司目前的核心人物是其过去的研发重要员工,甚至于南京麦澜德第一任法人代表——浙江大学一名教授都是因伟思医疗活动才与这几名前员工认识的。

双方的纠纷案例甚至被记入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典型性。

现如今,伟思医疗从新三板摘牌后正在备战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708.67万股,募资约4.69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康复设备组装调试项目和营销服务及品牌建设储备资金项目。

与前员工的纠纷

伟思医疗招股书中提到的竞争对手中有一家叫南京麦澜德,介绍中称该公司成立于 2013 年,主要从事盆底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产品为盆底表面肌电分析系统、生物刺激反馈仪、盆底生物刺激反馈仪等。与伟思医疗主营业务基本一致。

《洞察IPO》发现,伟思医疗和南京麦澜德可不仅仅是竞争对手那么简单。如果细心些,会在伟思医疗招股书的重大诉讼及仲裁事项栏目中再次看到南京麦澜德,双方正陷入专利纠纷案件中。

实际上,双方的专利纠纷已经持续多年,从2015年起就已经开始。《洞察IPO》梳理发现,双方经过了南京市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直到现在闹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双方的纠纷甚至被记到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

根据各种裁判文书显示,南京麦澜德目前的第一、二大股东杨瑞嘉和史志怀是伟思医疗的前员工,其中甚至还牵涉到浙江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王健。

信息显示,史志怀自2002年11月1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研发部负责人,直接负责技术研发的总体工作,包括确定产品需求,制定产品方案,组织新产品的研发及现有产品的改进等。而现为南京麦澜德董事长的杨瑞嘉则自2007年10月25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市场部经理、产品部经理,从事管理工作,创意并主导了盆底肌电生物反馈仪的研发及上市。

裁判文书显示,在2012年10月31日,杨瑞嘉通过伟思医疗公司邮箱向史志怀发送了一份名为《南京天橙医疗器械科技有限公司商业计划书》的邮件,该邮件内容是拟成立一家与伟思医疗有市场竞争关系的公司。

上述《商业计划书》形成两个月后,南京麦澜德于2013年1月16日登记成立,而史志怀、杨瑞嘉分别于2013年2月6日、2013年7月23日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

浙江大学的王健教授在裁判文书中也有所提及“原告(伟思医疗)曾聘请其担任学术交流评委参加原告的产品推荐会,其间王健与杨瑞嘉、史志怀等相识,与其(通过其亲属名义)共同成立被告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洞察IPO》通过企查查得知,南京麦澜德第一任公司法人是王健,其后才变更为杨瑞嘉。

在初期诉讼阶段,王健因为是法人代表也在被诉讼之列,甚至是南京麦澜德自辩的证据,称王健是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不过裁判文书显示王健本人在法庭多次要求下都拒绝出庭。

“为查明王健是否系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本院多次要求王健本人出庭接受询问,在告知其拒绝出庭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情况下,王健仍未能出庭就相关问题作出陈述。”

就好像真假美猴王为了自证从唐僧处一路打斗到观音菩萨最后到如来佛祖一样,二者为了专利的“打斗”从南京市的法院到省级法院,现在又到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耗时近5年的与前员工知识产权纠纷结果何时能真正落地还未可知,但此案必定会是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

更糟心的是,在“打斗”过程中,南京麦澜德在快速发展,“在6年多的时间里,麦澜德从3个人的小公司壮大到350人,实现年销售额过亿,成为国内领先的盆底及产后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供应商,并获得资本的青睐。”这是外界对其的宣传话语。《洞察IPO》还发现,南京麦澜德还是南京第一批瞪羚计划的企业,目前,已经成功实施了多轮融资,包括沿海资本、巨石创投、江苏省体育产业投资基金、景林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入股。

客户基础不稳

不知是否与前述案件有关,作为本应极为重视技术研发的行业,伟思医疗近年来的研发投入水平并不高,几乎仅为销售费用的三分之一。

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伟思医疗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98.69万元、1304.12万元、1854.31万元和1131.55万元,在当期营业收入中占比分别为9.37%、9.03%、8.92%和8.08%,占比呈逐年下滑趋势。同期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206.49万元、4192.99万元、5316.96万元和3377.33万元,远超各期研发费用。

营收净利增速也在放缓。

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96亿元、1.45亿元、2.08亿元,期间涨幅从51.04%下降到43.45%。而净利润同期分别为0.23亿元、0.4亿元、0.63亿元,同期涨幅从73.91%下降到了57.5%。

还有个不太显眼的重要隐患:大客户不太稳定。

通常而言,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一般会比较稳定,即便有变动也不会特别大,但伟思医疗的五大客户2016-2018年都相对稳定,但2019年上半年画风大变:在2019年上半年全部变换,且新更替的五大客户也都有些瑕疵,如内部变动频繁、实缴资本少等问题。

如第一大客户郑州冠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法定代表人、公司地址等信息变动频繁,并且该公司实缴资本为301万元;第五大客户重庆亿欧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实缴资本也只有100万元。

曾担任某医药器械上市公司高管的业内人士表示:“在经营的时候,确实会通过设立一些外围的空壳公司或是和当地有资源的主体进行合作,由其负责区域内项目的招投标,为母公司承揽订单,因此也不一定就是有问题。但是在2019年,伟思医疗变化这么大确实少见,一般来说合作伙伴都是比较稳定的。”

  • 淘小惠:关联公司多家身陷经营异常,《会员经营政策》包含了哪些收益?
  • 滏阳河老白干:不卖产品,推广赚大钱,如此作为是生财有道还是另有所图?
  • 斑马会员涉嫌传销被冻结3000万背后
  • 揭底来自新加坡的力汇国际,在“杞叶青生物”时期已数次沦为被执行人
  • 三种奖金支撑起Riway的无牌直销之路,如何评价包治百病的Purtier鹿胎盘素?
  •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
  • 参与者直言画饼充”,忆杭网与金楠科技为投资者描绘的“财富套餐”价值几何
  • 继商标纠纷后又查出纽甜超标,滏阳河老白干真能胜任名酒的称号?
  • “玫莉蔻”遭质疑:产品靠代工暗藏隐患且代理模式被指涉嫌传销
  • “理想春秋”APP涉嫌传销被查:“零元撸现金”之下的庞氏骗局
  • 美美咖:补贴模式饱受争议,曾因“碰瓷”明星被判道歉+赔偿
  • 兑付危机的传闻甚嚣尘上,美美咖为何会在投诉漩涡当中越陷越深?
  • 贵州拥德科技公司等相关公司涉嫌传销累计被罚款9000万元
  • 不光涉嫌非法集资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还虚假宣传
  • 投诉不止、负面不断,身处舆论漩涡之中的朗诗德该如何自处?
  • 曾因广告违法而遭受处罚的“华佗村”系列产品,为何仍在宣传包治百病?
  • 成都瑞美瑞亚医疗被投诉美容贷和涉嫌传销
  • 微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查 周边风险达4000余条
  • 龙凤汇被指涉非法集资后 珠海龙凤御龙“贼喊捉贼
  • 北京家之地养老 用股权拉会员涉嫌传销
  • 海南抽检品牌衬衫:ZARA被检出纤维含量不合格
  •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涉嫌非法集资 保本保息兜售理财
  • 扰乱金融秩序 重庆次元能力“萌股app”涉非法经营
  • 好玩吧的戏演不下去了,剩下的全是谎言!
  • 新野有2人以购物返利的名义开展“物联网”传销获刑啦
  • 特大传销案宣判!“大圣旗舰商城”攀枝花市代理获刑5年
  • 世纪证劵钱哥教你如何远离不正规内幕交易
  • 动物世界就是一个资金盘,进入收割阶段,马上崩盘!
  • “波场生态”新骗局遭曝光!套路和前者如出一辙,短期内要跑路!
  • 天九集团独角兽孵化器成圈钱新手段,宝贝格子受害人应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 绿叶科技徐建成抛弃花猫云商 绿叶购会否重蹈覆辙?
  • 龙池牡丹产品或涉夸大宣传 旗下电子商城被投诉用“金字塔模式“发展会员
  • 安永云健康(即时猫app)涉嫌传销 刘顺心、欧阳续延专业操盘
  •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涉嫌非法集资 保本保息兜售理财
  • 从赚赚卡管家到掌中宝,屡遭投诉的赚赚科技当真能送参与者车子和房子?
  • 深度揭秘搜乐商城到龙池生物涉嫌传销发行原始股之谜?
  • 售卖无批文保健品泰木谷“时间投资”被疑拉人头传销
  • 传销骗局MMM死灰复燃更名为“MMMBSC”
  • “黑茶面膜”传销真疯狂:奇妙公司“三级分销”发展514万余人
  • 一张黑茶面膜发展传销会员514万人 主犯获刑
  • WV梦幻之旅死灰复燃,化身DT俱乐部继续敛财
  • 看视频可月入百万?秘乐短视频被指涉嫌传销
  • 公司背景问题重重,北海黑珍珠推出的淳肌新电商是否前景可观?
  • “微课传奇”首次开庭审理:涉案3亿多元的付费教育平台为何榜上传销?
  • 花小猪打车“花式”营销遭质疑!“天天领现金”被指欺骗
  • 以富硒行业独角兽为目标的中优乳业是何来历,揭底可力富硒奶的发展之道
  • 有人投资“车小将”260万有去无回 常来常往公司曾因传销被处罚
  • “沆瀣一气”然后重新起盘?华夏子懿集团与鼎丰荟现状几何
  • 从中国金币到小兔鲜生,云尚真优品创始人孙伟从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 1个月内跑路15家,卷款数十亿!长租公寓的“庞氏骗局”有多狠
  • 从“咱家397系统”到“咱家赚多多”,新旧制度几经变化始终离不开原始股
  • 母婴品牌“凯儿得乐”公司因涉嫌传销被相关地方市监部门轮候冻结账户
  • 在美国上市一年后即可转板纳斯达克?欧阳成国背后有怎样的传销史
  • 网上“养猫”6000多人被骗,损失上亿!多地警方已立案
  • 揭底白云山旗下的“卫目天下”,卫目冷敷凝胶能治疗多种眼部疾病?
  • 社交电商“素店”拉人头传销,被罚款200万
  • “美美咖”与“如是美”相互撇清责任:互联网医美高额补贴返利暗藏玄机?
  • 江西尊创及其大股东深圳泰利因涉嫌传销 1.8亿资金被冻结
  • 玛雅森林实控人已被限制高消费,子公司“伟发建筑”同样问题重重
  • 涉案过亿元!假冒货比真品还“洋”?警方揭露背后玄机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若卡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