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董事长失联近一年!柜台前仍排着长队 但企业为何风雨飘摇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百年老店”董事长失联近一年!柜台前仍排着长队 但企业为何风雨飘摇
2020-01-09 12:08:10 来源:

  有家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失联已经将近一年,监管部门和投资者对谁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是一头雾水,这家公司就是秋林集团,目前已经是*ST秋林,今天股价仅1.6元。

  秋林集团:高管失联近一年 实控人成谜

  记者来到总部位于哈尔滨的秋林集团总部,尽管下着小雪,室外温度接近零下20℃,商场内却是人头攒动、热气腾腾,顾客们选购商品,看起来一切如常。很多人不知道,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已经失联将近一年了。

  2019年2月15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为协助天津市公安局,司法冻结了公司股东嘉颐实业、奔马投资、颐和黄金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这三方股东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超52%的股权,对秋林集团绝对控股。2月16日,公司发出公告称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去了联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成了一个谜团。

  记者:实际控制人这个事情搞没搞清楚?

  秋林集团总裁 潘建华:这一块现在我们是聘请大成律师所在核实,这个也是上交所比较关注的问题,现在也有待于再进一步的核实。看公告,以公告为准。

  事发后,上交所和监管部门曾质疑秋林集团实控人究竟是谁?实控人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情况,其与消失的两位董事长有什么关系?

  从权益上讲,秋林集团的实控人是平贵杰,但平贵杰在回复监管部门询问时却表示,权益是他的,但是公司都是由李建新和李亚等人控制和负责,他本人并未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秋林集团委托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由于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失联,无法与其本人核实,目前还没有结果。

  记者:目前监管部门对公司有什么要求?

  秋林集团总裁 潘建华:监管部门要求我们依法依规,按照上市规则实事求是地及时披露信息。

  秋林集团:涉及多起诉讼案 黄金业务停滞

  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失联将近一年,给秋林集团带来哪些影响?公司由谁来经营管理呢?

  董事长李亚和副董事长李建新失联后,公司内部的5位职业经理人组成了应急领导小组,总裁潘建华被推举为代理董事长,全面负责。

  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对秋林集团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因涉嫌账款不实、存货“丢失”等问题,公司在当年共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按照当前的金价换算,这一金额可折合近10吨的黄金价值。

  2018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收47.26亿元,同比下降30.67%,净利润为负41.31亿元,同比下降2625%。伴随着巨额亏损年报的发布,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即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记者 李炯:秋林集团2019年涉及三个诉讼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6亿元,这也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行。

  秋林集团在这几起合同纠纷案件中都是被告,在采访中主持工作的总裁潘建华告诉记者,其中涉案金额最大一个案子,渤海信托借款共计10个亿的担保案件,浙江高院已经判秋林集团胜诉。

  秋林集团总裁 潘建华:这个案件我们应该说给公司卸掉了10个亿的包袱。另外两个案件,一个是华夏银行3个亿的案件,还有龙井银行的3.4亿的案件,这两个案件目前正在审理的过程当中。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来看,我们没有参与上述事项,公司不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潘建华在采访中表示,由于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失联,他们所负责的公司黄金板块,业务已陷于停顿。而这一板块占到了以往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90%。

  秋林集团:回归原本主业 百货食品经营平稳

  秋林集团的主营业务分为黄金加工销售、投融资、百货和食品销售四个板块。在黄金业务停滞之后公司的其他业务情况如何呢?

  记者 李炯:秋林公司是哈尔滨乃至整个东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百货公司,作为秋林集团百货和食品的销售核心,目前这里的经营情况怎么样呢?

  秋林集团上市之初的主业就是百货和食品销售,潘建华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的工作重点就在这两项传统业务上谋发展。

  秋林集团总裁 潘建华:工作重点在百货和食品两个方面谋求更好的发展,我们跟北大仓集团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通过合作我们可以和一墙之隔的原百货大楼形成商业一体。

  记者看到,在秋林公司老楼北侧原哈尔滨百货大楼正在进行内部装修。

  秋林集团副总经理 孙晓春:秋林公司将与一壁之隔的百货大楼进行深度合作,扩大商业面积3万多平方米,形成一个商业综合体的规模,来更好地为广大顾客提供一个良好的购物空间。

  秋林公司最有名的还有俄式的面包和红肠,销售柜台前一直排着长队。

  秋林食品公司办公室主任 孙红梅:秋林食品品牌在哈尔滨家喻户晓,还是非常受老百姓的喜爱。现在柜台每天都是保持排队的状态,始终是销售这块特别好,尤其是快到过年了,现在老百姓来买年货特别多,这块已经形成了排大队的状态,整体销售情况非常不错。

  位于果戈里大街和大直街十字路口的秋林公司,从1900年的秋林洋行算起,已经经营了将近120年,在哈尔滨百货食品市场仍有一席之地,秋林集团能否凭借原有的主业重新崛起?失联的董事长何时能出现?我们将持续关注。

  • 带路宿营投资度假区保本付息涉嫌非法集资
  • 涉嫌售卖假货上黑榜,宣称100%正品特卖的唯品会
  • 突发!又一个货拉拉总部出事儿了!上百名卡友齐聚下沙,集体维权抗议!
  • 转网先交违约金,黑市卖出天价,谁制造了靓号交易乱象?
  • 河南“灵宝首富”涉黑案调查:抢金矿致11人死亡
  • 李子柒方面否认年入1.68亿:运营成本高,营业额不是盈利
  • 刚上市2个月的青客公寓强制房东降房租,涉及数千套房源
  • 【曝光】自称“中国巴黎欧莱雅”的黎蓓露,老板偷税跑路,产品虚假宣传
  • 【追踪】用尽手段屏蔽负面,“黎蓓露”你在怕什么呢?
  • 涉传销多年缘何一直“无恙”?判决书首次揭出华莱生物的“金钱公关”
  • 旗下涉嫌传销组织曝光!东莞太阳神一无所知?
  • 河南省大汉菲尔酒业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袜王“浪莎”转型涉嫌传销,上市公司业绩或靠此支撑,下一个权健?
  • 越消费越赚钱? 完美公司消费致富计划或涉传销
  • “ 蜂蜜旅行”涉嫌传销;“华艺现货新零售”涉嫌非法集资
  • 手术刀变宰人刀!手术伤口未缝合让患者回家取钱
  • 北方基因:挂靠拿牌直销公司 多层次模式拉人头
  • 致良知被指精神传销:多位会员身家百亿
  • 河北华矿科技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实名公开举报竹溪县住建局包庇陕西建工第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 腾讯总裁又卖股票了,接近2个亿!近5年累计变现超20亿,时机太精准!
  • 证监会1号罚单来了!阜兴系涉嫌集资诈骗事实查明,挪用资金365亿
  • 涉嫌非法金融?剑指恒大财富旗下产品 地方发红头文件警示风险
  • “厅官淫乱致银行损失30亿”案始末:举报人不满降级要求副处级待遇
  • “百年老店”董事长失联近一年!柜台前仍排着长队 但企业为何风雨飘摇
  • 独家爆料 | 香港亮碧思旗卓越亚洲平台的受害者揭秘内部骗局
  • 主攻妇科炎症的丽尔维美,产品宣传是夸大其词还是所言不虚?
  • 借微信直播发展人员,V商播制度涉嫌传销
  • 异地传销| 投5万赚800万陷阱,警惕“民间互助小额理财”“五星制”传销骗局!
  • 【揭秘】“辅商”打造7亿中产阶级,一个涉嫌传销的骗局!马云又“背黑锅”
  • 微盟宣布接入微信支付券体系
  • 红星美羚IPO:过度依赖大客户 增长前景黯淡
  • 爱财集团的“倒下”和它背后尴尬的信托公司们
  • 圣贝安月子中心9名新生儿患肺炎 当地卫健委已介入
  • 新东方年会吐槽火了:员工挨骂装孙子 领导快乐似神仙
  • 宝妈产后按摩大出血险丧命 广州天玥府:谁主张谁举证
  • 六级分销涉嫌传销,益新灵戒烟贴到底藏了多少猫腻
  • 善美集团、南京益众赢销拉人头涉嫌网络传销
  • 刷“今日头条”新闻每天返利30元?实为传销骗局
  • 青岛宏聚堂面膜卖成药品,洗脑造梦制度涉嫌传销
  • “蜂蜜旅行”涉嫌传销;“华艺现货新零售”涉嫌非法集资
  • 化妆品唯蜜瘦的神逻辑:宣传减肥之后,又称助孕诞二胎
  • 直销企业天福天美仕涉嫌传销,屡遭关注路在何方?
  • 湖南香四海农业涉嫌传销吹嘘产品可治病
  • 湖南水大夫健康科技兜售原始股涉嫌非法集资
  • 云诺文交所:酒之美红酒现货违法违规还将有多少韭菜被收割
  • 北方基因代理商仍宣传食品有功效,挂靠某直销公司称制度合法
  • OTM奥美正式宣布崩盘,虚假外汇你还敢碰吗!
  • 90后网红李子柒,是如何干过2000家上市公司的?
  • 700亿韵达快递飘了?女子因投诉惨遭快递员殴打 半年3起死亡事故
  • OYO酒店遭遇信任危机 大量加盟商控诉称其套路多
  • 赚赚科技涉嫌传销 奖房子车子玩什么猫腻
  • 警惕】年薪20万?“新派TC188”传销式刷单违法!“广州姿薇雅”涉事!健康链(HIN)
  • “畅享5G”“真牛”,一家个体户能搞到席卷全国的传销骗局!
  • 从阿波罗卖到阿里云,中扬联众非法集资何时休?
  • v“盛世王朝游戏链”搭上了区块链的传销,声称“投资660元年赚10万”
  • 网络流行短视频,点赞可以赚佣金,高薪轻松薪酬高,套路诱导藏骗局
  • 弹个车,请收起你那副装可怜的嘴脸
  • 青岛瑞康莱汽车众筹,疑为涉嫌传销的财富收割机?
  • 清控美女基金总经理权色交易侵吞8000万产业基金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若卡网 All Rights Reserved